「西非漫谈」马里共和国历史概述

  (作者:电子科技大学西非研究中心团队,执笔人:PriscillaOwusu-Ansah(电子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西非研究中心助理),译者:张海琳(公共管理学院)【西非漫谈】2021年第十六期,总第四十一期。整理:孟雅琪,供稿:赵蜀蓉)

  马里是西非的一个内陆国家,位于撒哈拉和萨赫勒地区。马里位于阿尔及利亚西南部,是世界上最热的国家之一。该国大部分地区位于撒哈拉沙漠南部,这使得该国形成了一个极热且尘土飞扬的苏丹大草原区[1]。马里大部分地区几乎没有降雨,干旱也很常见。最南端的雨季从4月底到10月初。尼日尔河的洪水通常在这个季节泛滥,并淹没尼日尔河三角洲内部[2]。马里北部大沙漠地区经历了炎热的沙漠环境。马里是非洲第八大国家,面积略超过1240000平方公里(480000平方英里)。马里国内地势平坦,一直到北部沙覆盖的起伏平原。在东北部,Adrardes Ifoghas散货码头位于该区域。马里是一个拥有1910万人口的国家。2017年,67%的人口年龄在25岁以下[3]。巴马科是马里首都和最大城市。马里分为八个地区,撒哈拉沙漠一直延伸到北部边界。尼日尔河和塞内加尔河流经的苏丹大草原是该国大部分居民的家园。农业和矿业是该国经济的支柱。2012年,马里估计拥有超过17400吨铀(测量+指示+推断)[2]。

  马里的名字来源于马里帝国的名字。这个名字来源于“国王的官邸”这个短语。它也有很强的内涵。在《桑迪亚塔:旧马里史诗》(1965年)中,几内亚作家吉布里尔·尼安认为,马里可能是国王首都之一的名字。据摩洛哥冒险家伊本·巴图塔(Ibn Battuta)在14世纪所说,马里是马里帝国的首都。一个曼丁卡神话声称,当传说中的第一位君主Sundiata Keita死于桑卡拉尼河时,他变成了河马,因此被称为“古代马里”的桑卡拉尼河地区的社区命名为马里。根据岩石图纸和雕刻,马里北部从史前时期就有人居住,当时撒哈拉是一片肥沃的草地。农业大约在公元前5000年开始,而铁在公元前500年左右开始被利用。公元300年,大型社区开始出现,尤其是杰恩。在曼萨·穆萨(Mansa Musa)统治期间,从约1312年到约1337年,马里是三个著名的西非帝国的一部分,这些帝国控制着撒哈拉以南地区的黄金、盐、其他贵重商品和奴隶贸易。在这些萨赫勒王国中没有明确的地理边界或种族身份。加纳帝国是这些帝国中的第一个,它由讲曼德语的民族索宁克人统治。后来,马里帝国在尼日尔河上游崛起,在14世纪达到其统治的顶峰。杰内和廷巴克图古城是整个马里帝国的贸易和研究中心。内乱最终导致帝国灭亡,松海帝国最终取而代之。松海人来自今天的尼日利亚西北部地区。松海人长期以来一直是西非的一个强大力量,但他们一直被马里帝国统治。然而,马里在15世纪的衰落使东部的松海王国得以宣布独立[4]。

  十九世纪末,法国控制了马里。到1905年,该地区大部分地区由法国严格管理,成为法属苏丹的一部分。法属苏丹(后更名为苏丹共和国)于1958年11月24日在法属社区内建立了一个自治共和国。1959年1月,马里和塞内加尔合并成为马里联邦。1946年领土立法机构成立时,首次成立了政党。在魅力四射的马克思主义领袖莫迪博·凯塔(ModiboKeita)领导下,苏丹联盟-非洲(UnionSoudanaise–Rassemblement DémocratiqueAfricain; US–RDA)最终成为主导党[4]。苏丹共和国成立于1958年10月,1958年11月24日成为法兰西社区内的一个自治国家。塞内加尔和苏丹共和国于1959年1月合并成立马里联邦,由凯塔领导。凯塔,这个新国家的第一任总统,很快就用非洲人取代了法国公职人员,将马里联邦与法国分离,与阵营的国家建立了密切的外交和经济联系,并形成了国营经济[6]。马里在1962年采用了不可兑换货币,而凯塔在1967年与法国进行了货币谈判,以帮助该国陷入困境的经济。1968年11月19日,一群军队指挥官发动政变,推翻凯塔及其政府。军官们组成了一个由14名成员组成的民族事委员会,由穆萨·特拉奥雷中尉指挥,并选出了一个文官政府该委员会在1969年至1979年期间统治马里。委员会的内部分歧导致1971年两名指挥官被驱逐,另有四人被控策划政变,1978年被监禁;其中两人最终死于狱中[5]。

  科纳雷总统重建马里的努力因经济疲软、干旱、荒漠化、半国营机构效率低下、公务员队伍臃肿、国外援助减少而受阻。政府还面临图阿雷格人叛军造成的持续危机,他们开始从利比亚和阿尔及利亚返回他们在该国北部的家园。对政府处理北方冲突的不满被认为是导致军队兵变的原因,兵变很快演变成军事政变[6]。2018年马里总统选举定于7月举行。由于安全问题,600多个投票站无法进行投票。现任总统凯塔及其2013年的主要挑战者西塞在投票中获得最多选票。由于没有一位候选人的得票率超过50%,因此定于8月举行决选[7]。马里过渡政府于2020年8月在军政府接管后解散。临时总统和副总统于2020年9月25日就职。马里将于10月举行立宪公投,然后于2022年2月举行选举。2021年5月,公众不满导致恩道 (NDaw)要求内阁改组,以便Moctar Ouane能够组建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内阁。之后,恩道任命前总理、五星运动著名领导人乔格尔·马伊加为新的临时总理。自9月政权移交以来,文职过渡政府和军方之间一直高度紧张。5月24日,内阁改组后,紧张局势达到顶点。因为2020年军事政变的两位领导人萨迪奥·卡马拉和莫迪博·科内被恩道总统的政府取代。之后,据记者报道,三名主要文职领导人——恩道总统、莫克塔尔·瓦恩总理和国防部长苏莱曼内·杜库雷——被拘留在一个军事基地[8]。

  中国和马里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后殖民时期,1960年10月25日建立了外交关系。通过经济联系恢复关系的努力在1990年代进行。中国和马里之间的关系已经发展到广泛多样的领域,包括社会文化关系、政治和经济联系,自2012年以来,安全关系不断扩大。在发展援助和社会文化关系方面,在中国在马里的众多项目中,有三个主要发展项目分别是:塞努的信息专业中心、卡巴拉大学中心和巴圭耶达的Pilote Agricole中心。此外,人文交流活动和奖学金项目是中国对非外交政策的标志,也是中马双边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政治关系方面,中国与马里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保持着牢固的政治关系。马里支持北京的悠久历史是高层领导人之间仪式性接触的一部分。正如中国驻马里大使所说,马里像一个好兄弟一样,坚定不移地支持中国的核心利益。此外,在安全和军事方面,中国的联合国维和行动,是其在马里安全事务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9]。

  电子科技大学西非研究中心成立于2017年4月,是由电子科技大学与加纳大学、加纳海岸角大学、加纳行政管理学院、加纳温尼巴教育大学、加纳发展大学共同筹建的联合研究中心。中心依托电子科技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由赵蜀蓉教授担任中心主任。

  西非研究中心的成立,是电子科技大学践行国家“哲学社会科学走出去战略”的一项重要举措,也是电子科技大学构建国际化跨学科研究体系、打造新型高端“智库”的有益探索。

  西非研究中心立足于电子科技大学学科与国际交流优势,着眼于西非国家发展的现实问题和需求,以留学生人才培养为基础,搭建高水平的国际学术交流平台,发布研究课题,开展联合研究,为我国及西非国家提供高水平智库服务。

  2021年3月,电子科技大学西非研究中心入选教育部高校国别和区域研究备案中心。

  研究领域:中国-西非政治、经济与社会发展、公共管理、教育、文学、文化等领域研究;中国-西非经贸合作;中国-西非政府间关系研究。

  西非研究中心联合加纳5所高校成员单位、电子科技大学西非校友会和加纳中华工商总会,着力打造集留学生人才培养基地、学术交流平台、西非研究智库为一体的“1+1+1”中非合作新模式,即:

  1. 构建一个人才培养基地。中心将协助拓展来华留学生的西非生源,丰富电子科技大学本科、硕士、博士多层次留学生培养体系;开展西非海外干部培训、师资培训、定制化ICT与工程培训、学生暑期实践项目等,致力于构建集学历教育、在职培训、实训实践为一体的多元化、特色化的海外人才培训基地;帮助中资企业培养本土化人才,解决经济与社会发展问题。

  2.搭建一个学术与文化交流平台。通过定期举办“西非论坛”等国际性学术会议、中非友谊·学术文化交流月,推广文化资源3D平台海外落地展项目、中国-西非国际产学研合作项目,致力于搭建集学术、人文、科技等多领域的中非交流与合作平台,提升中国高校、企业在非洲影响力与文化软实力。

  3.建立一个西非研究智库。中心结合海内外成员单位的学科优势与研究特色,致力于西非经济、政治、人文交流的研究,加强与加纳“伊曼尼政策教育中心”(全球智库排名113)、“统计、社会和经济研究院”(全球智库排名164)等西非智库组织合作,加强联合研究、发布与承接西非研究课题,为中国政府及西非国家提供政策咨询,在教育与人才培养、科技服务、经济与企业管理及公共与政治管理等方面为国家提供高水平智库服务,发展成为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西非研究智库中心。

  西非成员单位:加纳大学、加纳海岸角大学、加纳行政管理学院、加纳温尼巴教育大学、加纳发展大学、西非校友会。

  电子科技大学成员单位:公共管理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外国语学院、国际教育学院、马克思主义教育学院、科学技术发展研究院、机械与电气工程学院、信息与软件工程学院。

  通讯地址:成都市高新区(西区)西源大道2006号电子科技大学清水河校区西非研究中心综合楼450办公室。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